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知否》原著:她失去管家权后,华兰为何不乘胜追击,展开报复?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93

《知否》原著:她失去管家权后,华兰为何不乘胜追击,展开报复?

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的人物解读第二百三十八期:盛华兰,被婆婆欺负了十年的女人,何其委屈。01对于盛华兰在婆家受欺负这件事,林噙霜母女都认为华兰没本事,拿捏不住夫婿。然而,华兰婆婆的作天作地,最终失去了小儿子袁文绍的支持,失去管家权,和大儿子袁文纯有了龃龉,被新来的妾室耐压,彻底惹怒了忠勤伯爷。此时,委屈了十年的华兰,没有乘胜追击,打击报复婆婆,才是她对袁文绍最狠毒算计。02盛家姐妹强强出手,制服出“阴招”的忠勤伯夫人。忠勤伯夫人欺负华兰的手段,无非是站规矩,克扣华兰的嫁妆,往华兰的屋子里塞女人。可是,婆婆再“坏”,她也是长辈,华兰若是公然婆婆叫板,会被人说盛家家教养不好,更会影响墨兰、如兰和明兰的婚嫁。为了孝道和娘家,华兰忍了下来,给娘家的书信中,她只报喜不报忧。待盛家人进京后,他们才知道华兰的处境,盛老太太给华兰指了两条路——推掉管家的差事和生儿子。为了华兰能顺利生下嫡子,盛老太太还请来了贺老太太。有了盛老太太的支招和娘家撑腰,华兰借着怀孕推掉了管家的差事。待华兰生下与袁文绍的第一个嫡子后,与忠勤伯夫人一条心的袁文绍,天平偏向了华兰。为了拿捏华兰,忠勤伯夫人故意装病,还说华兰大儿子实哥的八字旺她,非要把实哥养在身边。华兰不愿意,可是,一顶“孝道”的帽子压下来,华兰和袁文绍只好妥协。实哥来到忠勤伯夫人身边后,她没有尽到祖母的责任和义务,还让小小的实哥独自午睡。结果,不懂事的实哥打翻了香炉,要不是庄姐跑去看弟弟,恐怕实哥的小命都交代了。忠勤伯夫人却不知悔改,诬赖庄姐打翻了香炉,还攀咬华兰和忠勤伯爷:“天下没有为了儿媳妇而慢待发妻的道理”。经过这番折腾,华兰生产后,面色蜡黄,憔悴病瘦;对比海氏的白胖圆润,华兰简直不像是生了孩子,倒像是生了场大病。明兰气不过,给华兰出了一个主意,将婆媳矛盾上升到家族发展的高度,然后,拜托姑母寿山伯夫人给忠勤伯爷纳妾。按照华兰和明兰的想法,只想将忠勤伯夫人的注意力,分散到妾室身上去。却没想到,这个决定让忠勤伯夫人与华兰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03妾室进门,华兰逆袭,忠勤伯夫人的报应却一波接一波。作为大姑姐,寿山伯夫人历来瞧不上忠勤伯夫人这个弟媳妇。于是,华兰将春秋时的郑庄公和共叔段的故事讲给了寿山伯夫人,她思量了一番,聘了一位二十多岁的老姑娘张氏,给弟弟忠勤伯爷做妾。张氏进门后,忠勤伯夫人果然顾不上华兰了。首先,忠勤伯夫人哭闹着,不让张氏进门。奈何,忠勤伯爷十分敬重长姐寿山伯夫人,对于姐姐送来的妾,作为弟弟自然要接受,并善待。所以,忠勤伯夫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氏这位贵妾进门。其次,张氏进门后,忠勤伯夫人想慢慢折磨她。忠勤伯夫人没有容人之量,张氏进门后,总是无辜被长嘴罚跪。甚至,忠勤伯夫人还拿出了容嬷嬷的神针绝活。不得不说,张氏吃了不少苦,可她不是包子,转身就将身上的伤展现给忠勤伯爷看。气得忠勤伯爷将忠勤伯夫人发配到祠堂,跪了两夜。最后,张氏是块铁板,忠勤伯夫人找华兰出气。霸凌者被霸凌了,通常的做法,就是找一个不如自己的,来欺负。于是,忠勤伯夫人以袁家子孙渐多,屋舍不够住,要在伯府后园扩建院落,向华兰提出‘周转’些银子。寿山伯夫人找张氏给自己的弟弟做妾,就是想她维护家族和谐,自然了解忠勤伯府的家事。而她未来要依仗的,是华兰和袁文绍夫妇。所以,张氏出手了。她先帮忠勤伯爷分析了伯府的收入,并提出:“咱家素来节俭,从不大肆操办,怎么说这些年来,也该有些盈余才对,怎么一要动土,就不够银子了?”原本就有些疑惑的忠勤伯爷,被张氏点拨后,立刻惊醒,并连夜查账。结果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。忠勤伯府的积蓄被忠勤伯夫人挥霍了近半,一开始只说是拿去接济娘家了,后一逼问,才知是被娘家兄嫂忽悠去‘做生意’了,当然,‘生意’都失败了。忠勤伯爷忍着吐血的冲动,处罚了忠勤伯夫人——忠勤伯夫人彻底失去了财政大权,袁府银钱出入和账目明细由两个儿媳共同掌控。忠勤伯夫人的大儿子也开始埋怨妻子和母亲:“若不是这会儿查出来,怕是将来我袭位时,袁家已是个空壳子了!”04忠勤伯夫人败北后,委屈的华兰没有乘胜追击,才是她对袁文绍最狠的算计。忠勤伯夫人败北后,华兰也想过将十年的憋屈气一朝出尽。甚至,华兰还向明兰提出:“我要不要叫张姨娘给大哥送两个丫头过去。叫那边也热闹热闹……”华兰这样想,也是没有错的。若通过张氏的手送个给袁文纯女人,定然是站队张氏和华兰的。到时候,女人的枕头风一吹,袁文绍与妻子和母亲的嫌隙会越来越大。不过,被明兰阻止了。其一:要保持袁文纯与袁文绍兄弟俩妾室的数量悬殊。华兰的婆婆虽然暂时败北,可她不会消停,在别处吃了干瘪,大多会找华兰出气。到时候,她又提出给袁文绍纳妾恶心华兰,华兰就可以以“袁家兄弟妻妾悬殊”来拒绝。首先,妾室太多,会影响袁文绍的仕途。袁文纯的屋里只有一妻一妾,袁文绍却满屋子的小星。若是被言官御史盯上,不仅会参奏袁文绍好色无德,还会影响他的仕途。偏袁文绍是忠勤伯府最有出息的孩子,若是他的仕途断了,那么袁家的希望也就没了。其次,对袁家来说,会得罪华兰的娘家。华兰曾向忠勤伯爷哭诉过:“大嫂屋里母亲一个人都不给,却往我屋里放了七八个之多,说都是服侍爷的,可不是嫌弃媳妇不贤,不会服侍夫婿么?这会儿好好的,又要给二爷纳偏房,若两位高堂真嫌弃了媳妇,媳妇这就求去了吧!”此时,呈现兴旺之势的盛家,已经有了超越忠勤伯府的势头。忠勤伯爷正想着给自家子弟找找门路,不能因为儿女事,与盛家结怨。若是忠勤伯夫人看不清形势,还给华兰屋子里塞女人。那么,华兰有理由哭诉婆婆的不公平,忠勤伯爷和袁文绍父子也会站队华兰。所以,不给袁家老大屋子里塞女人,是在保护华兰。其二:作天作地的忠勤伯夫人,是华兰和袁文绍夫妻的磨刀石。张桂芬被小邹氏害得难产时,英国公夫人不让人动小邹氏:“我就要留着邹家,让那几个舅爷不停惹事,时时牵连侯府,一件件叫侯爷收拾烂摊子。你还得力劝姑爷相助,哼,我倒要看看,姑爷的深情厚意能被磨到几时?”最后,小邹氏彻底惹怒了皇后和沈从兴,连夜被沈从兴发配到家庙受罚。对于忠勤伯夫人也一样。袁文绍是一个愚孝男,母亲忠勤伯夫人的话,他都当圣旨去执行的。然而,忠勤伯夫人的做法,不仅让袁文绍在盛家抬不起头,还因忠勤伯夫人的偏心,打压华兰,让自己一房的日子过得鸡飞狗跳。在忠勤伯夫人的打秋风下,缺钱的华兰为了给袁文绍撑场面,只能将金项圈当了。天长日久,积毁销骨。于是,袁文绍对母亲忠勤伯夫人生出更多不满。可是,实哥和庄姐被烫了伤时,明兰问华兰:“那你公公是否可能把你婆婆一辈子丢在庄子里‘静养’?”华兰眼神绝望地说:“别说旁人,就是你姐夫,也不忍心婆婆永远在庄子里吃苦!”若是袁文绍瞧着大哥和母亲的日子不容易,恐怕又舍不得了。所以,与其华兰乘胜追击,倒不如留着婆婆做她与袁文绍感情的磨刀石。其三:华兰的过得好,对于忠勤伯夫人来说,就是最致命的打击。明兰曾对顾廷烨说过,墨兰心思不好。从小到大,明兰被墨兰算计过很多次。明兰反抗过,然而,胜多败少。但是,明兰长大后,不仅不想报复墨兰了,还释怀了。只要明兰过得比墨兰好,墨兰每瞧见一次明兰,心里就会难受。依照墨兰的性格,恐怕会彻夜反复睡不着觉。因为,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作为失败者,墨兰的故事只会被淹没在尘封往事中。忠勤伯夫人也是一样。在忠勤伯府的后宅里,她被贵妾压制着,被夫婿忠勤伯爷嫌弃着。可盛家日益兴盛,华兰的底气也日益增长。原本愚孝的儿子袁文绍也不再听忠勤伯夫人的话。并且袁文绍与华兰的感情更胜从前。这些对忠勤伯夫人来说,都是致命的打击。05原著的番外中,张氏生了一个儿子,在忠勤伯府的地位日益稳固。忠勤伯夫人总是寻衅与张氏吵架。两个人撕扯间,忠勤伯夫人扭打抓破了忠勤伯爷的脸,被忠勤伯爷反手打了一个嘴巴。因为生气,也因为脸色的巴掌印子,忠勤伯夫人躺在床上直哼哼。对此,华兰打趣道:“这回,会躺几日?”华兰能这样问,说明这种待遇,是忠勤伯夫人的家常便饭。其实,给人屋里塞妾这件事,是挺损的。明兰曾对华兰说过:“损人不利己是断然不可取的!损人,那就一定要有利于自己!”所以,人可以出于对自己的保护,可以做一些“损人利己”的事情。但是,不要伤及无辜!关注我,下期更精彩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